心她問我笑什麼,我不敢說出來,因為我正在思考一個很難的問題。「如何花最少的錢....當她知道我愛吃豬心以後就常常買一整個豬心放在冰箱裡,慢慢煮給我吃。你想想看,我用豬心換你的心。小小的投資,大大的回收,這是一筆不錯的買賣呢。」  在我來到這所醫學院工作之前,她是很懶得好好吃頓中飯的。一方面是工作壓力太大,使她常常沒有胃口吃飯,再來也因為去餐廳還得「翻山越嶺」,等到吃飽走回到辦公室又餓了。 我來之後她偶爾就用電爐燒一鍋麵,兩個人一起吃,她也變得比較願意吃飯了。  有一天,我對她說:「這樣好了,我每個月繳五百元伙食費, 你負責供應我午餐,多退少補,如何?關鍵字」她想了想,勉強答應。所謂「勉強」是因為她又沒嫁給我,好像不必答應這種麻煩事。而我看到了她的弱點,那就是心軟而慷慨。當她知道我愛吃豬心以後就常常買一整個豬心放在冰箱裡,慢慢煮給我吃。當她聽我說童年爸爸常常以能吃到新鮮鰻魚為最補的聖品時,第二天,她就買了一條鰻魚特地做成鰻魚炒麵,口味絕佳。 如果我說:「硬柿子很好吃。」我很快就有飯後的水果硬柿子可以吃,而且是切好、冰過的。由於我們保持兩人開伙的狀況,她就會邀一些其他科系的,像藥理、生理科的研究員或老師一起來喝湯。她總是煮了一大鍋新竹貢丸湯分給來聚餐的人分享,久而久之,我們的辦公室到了午休時間便成了小網站優化型的餐廳,一些人只要帶便當就可以來這裡喝到湯。 有時候,她也會把豬心、鰻魚分給大家吃。有幾次,藥理科的阿文拼命吃豬心,她一直瞪著阿文,終於忍不住阻止他再吃。 她說:「留一點給別人吃嘛。」 阿文很不服氣,就說:「有豬心,大家吃,吃了才會一條心嘛。」說完繼續吃著豬心,她連忙夾了幾塊放在我的碗裡面。 阿文笑著說:「你很偏心喲。」她說:「你沒學過人類解剖呀,人的心臟本來就是偏一邊的。」 經過幾個月後,我問她:「我每天 吃大魚大肉,又是豬心,又是鰻魚的,五百塊錢夠不夠?」她很篤定的說:「夠啦。」 後來她成為我的老婆之後才向我承認說:「我每搜尋行銷個月要倒貼一千元左右。」那時候一個月的薪水大約是四千元。不過,她倒是不後悔。 她說:「你想想看,我用豬心換你的心。小小的投資,大大的回收,這是一筆不錯的買賣呢。」 成為我的老婆之後,她就開始對我的飲食有意見了。她說:「常常吃豬心不好,動物的內臟膽固醇很高,你不知道嗎?」於是,取消常常吃豬心的習慣。 她又說:「硬柿子最傷胃了,想吃柿子的時候就改成吃軟柿子,懂嗎。」我乖乖的點頭,覺得自己越來越像個好欺負的軟柿子了。作者:小野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
澎湖民宿
創作者介紹

璧癌

nn55nnurb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